[云阅书院]《定居唐朝》男主角叫薛朗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半堕落的恶魔小说

2017-10-11 云阅书院

定居唐朝作者:半堕落的恶魔分类:历史传奇 | 已完结字数:130.9万内容简介【书号:1014】这是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初唐,扎根大唐,努力求存的故事。公元622年,大唐武德五年,唐高祖李渊在位,未来威震四方的大唐刚刚建立,风雨飘摇。薛朗,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到此时的唐朝,生存是个大问题!从孤身一人到安居乐业,这是一个男人的励志史。
《定居唐朝》云阅书院书号:1014
微信搜索公众号:yysycn,关注云阅书院,回复1014,阅读全本小说
空旷的原野,明明已过了严冬,进入春季,风还是吹得人从骨头里一阵冷,除了马蹄的哒哒声,骑马的人都不大愿意说话,马骑得也不快,多是在慢慢溜达。
“汪汪汪!汪汪汪!”
空寂的旷野,突然响起一阵犬吠声,惊得马上的众人一愣,倒也不是害怕,而是这狗叫来的突然——这附近根本没什么村庄。更何况自从开始打仗,百姓能饱腹者无几,要是有什么野狗,早就被打了填五脏庙去了,哪里还能留到现在。
行在前头的人勒住马,扭头望向中间一个全身包括头脸都包裹得严实的人,那人举起手掌比了一下,让他去看看。
还未等他驱马去看,众人只看见两个青灰色的点快速接近,待停住,却是两只背部为青黑色,腹部毛色比背部稍浅一些,耳朵尖尖立起似狗又似狼的动物,背上还系着不知是什么布料制作的褡裢,褡裢里鼓鼓的,都装着东西,警惕的停在距离众人约有五六米的地方,冲着众人吠叫。
“结阵!”
马上的骑士们,迅速的结起阵型,被阵型保护在中间的人举起手掌:“慢!”
声音竟然是个女子。女子拉下包着头的面巾,露出一张姣好的脸:“这是有人驯养的猎犬。”
众人有些迟疑,下结阵命令的那人道:“将军,属下等看着,虽像有人驯养的,但模样倒像是狼。”
女子微微一笑:“本宫虽也未见过这是何种犬,但也曾驯养过几条猎犬。且不说它们身上带着东西,不是野生的,只看它们的眼神和表情,这两条狗并没有攻击的欲望,相反,倒像是在叫我等跟着去的意思。”
众人细细观察,狗狗并没有做出攻击性的姿态,眼神也没狼那么慑人,反而很通人性似的,竟然能从狗狗的眼神里看出祈求的意思来。冲着众人“汪汪”叫几声,又往回跑几步,见众人不动,又折回来继续叫,不停的反复。
众人显然是以女子为核心的,虽然觉得女子说的有道理,但为安全计,还是不想贸然轻举妄动。倒是女子执意拨开众人,驱马向狗走去。
狗狗见有人过来,又继续朝北跑,不时回头看看,如若众人停下,又吠叫几声,似乎在喊人跟上。一时间,到让女子心中颇觉得稀奇,不知这看着颇有灵性的狗想带她去看什么。
跟着狗狗跑了将近一里路,远远的,能看到一个蓝色的人形物体躺在地上,身旁还守着两只黑背黄色肚毛,同样耳朵尖尖矗立的狗狗,周围散落着不知是何布料所作的包,三个大包,两个小包,不远处还有一辆不知道是何种钢铁所做的模样古怪、轮子细细的两轮怪车。
“汪汪!”
见有人过来,留守的两只狗狗叫了几声,围着疑似它们主人的人来回跑动,尾巴急切的摇晃着,声音凄厉急促。
“果然是有人驯养的!真是好狗儿!”
女子满脸喜爱的看着两只狗狗,待走近,蓝色的果然是人,身上穿着不知是如何纺织、样式怪异的衣服鞋袜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狗狗跑到那人身旁,汪汪吠叫起来,不停的围着那人转圈,不时望望女子等人,不时舔一下倒在地上那人的脸。四只狗居然十分有序的,一边两只叼着衣服把人往女子等人的方向拖。
女子这才恍然大悟,抚掌惊叹:“端是好犬,竟然是去找我等来救人,如此灵犬,倒也难得。观此犬姿态,这许是它们的主人,能驯养如此灵犬,本宫倒想认识一番。马三宝,去看看。”
“喏。”
跟在女子身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越众而出,也不鲁莽冒进,先对狗狗道:“某家并没有恶意,只是看看你们主人的情况,如能施救,必施援手。”
狗狗们也不知有没有听懂,倒是放开叼住的衣服,退开坐好,眼睛盯着被称作马三宝的男子,如果马三宝要对主人不利,肯定以最快的速度出击扑咬。这警惕中带着沉着的姿态,又让女子一阵惊叹,对这几条狗的喜爱更甚。
马三宝也跟着主人游猎过,知道越惊慌迟疑越容易惊到狗,镇定心神,步伐稳稳的走过去查看。把人翻过来,是个青年,闭着眼睛也能看出是个年轻英俊、相貌堂堂的小后生,头发很短,跟剃头不勤的和尚似的,但又没穿僧衣,头顶也没戒痕,细皮嫩肉的,也没长期劳作的迹象,更不像熟练骑射之人,颇为古怪。探了探鼻息,还有气息,连忙上报:
“公主,是个小郎君,还有气息。右手中指、食指有薄茧,其余部位细嫩白皙,不似劳作之人,也不是熟习骑射之人。身上穿的衣服鞋袜,布料、样式从未见过,头发短促,颇为怪异,不知是僧是俗。”
女子淡然扫昏迷的青年一眼:“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?”
马三宝摸摸青年的身上,能摸到有口袋,但却没装什么东西,空劳劳的,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散落的包上,略一查探,回来禀报:“启禀公主,这位小郎君身上的衣服和携带的包袱,属下从未见过此等样式,疑似开口的地方有锁,那锁样式精巧,除非用刀割破衣服和包袱,否则,不好打开。”
女子略一沉吟:“能被灵犬找来救人,也是机缘,身份慢慢探明即可,带回去让医令看看罢。”
“喏。”
“好狗儿,我等这就带你们的主人回去救治,切不可咬人,知道吗?”
狗狗汪了一声,也不动,就看着众人把主人抬上马背,之后,站起身,围着包和两轮怪车吠叫转圈,这个意思众人都看明白了,倒把人逗乐,马三宝嘿嘿笑着:“公主,您看,这狗儿还知道护财持家呢。”
女子也被逗开怀:“既如此,把东西也带上吧。”
马三宝过去拎包,众人七手八脚的搬运,狗狗端坐看着,也不攻击,看众人拾好东西,便跑到驼主人的马三宝的马旁边,跟着走,眼睛时不时的看一看主人,又让众人一阵惊叹,心中对狗的主人,越发的好奇——
不知是什么样的人,有何来历,方能驯养出如此通人性又灵慧的狗儿!
薛朗醒过来的时候,感觉头有些晕,嗓子干干的,嘴巴里弥漫着一股苦味。看看头顶,木质结构的房梁,挂着瓦片,屋里有些暗,连个电灯都没有,明显不是医院。
这是被公路附近的居民救了吗?!
不过,现在还有没通电的农村吗?公路附近没听说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啊!?
脑袋晕乎乎的,想抬手揉揉眉心,结果浑身软弱无力,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。骑自行车摔跤摔得这么重的,估计除了他也没谁了!好醉!
“有人吗?”
试着喊人,结果发出来的声音跟猫叫似的,声音低微,沙哑难听——好想喝口水润润嗓子。
“汪汪!”
脑袋上方出现四只狗头,最喜欢亲近人的包子,拼命的用舌头舔薛朗的脸,嘴里哼哼唧唧的叫着;豆浆用脑袋拱着薛朗的手求抚摸;馒头依旧是那张苦大仇深的狗脸,默默望着人;唯我油条君依旧那么帅气,不过看它咧嘴吐着舌头哈赤哈赤的样子,圆圆的狗眼睛亮晶晶地,明显能感觉到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“乖。”
薛朗勉力夸奖了它们一句,想动手揉揉狗狗们都有心无力。馒头“汪”了一声,其他三只狗狗立即离开薛朗身边,排排坐好。
怎么感觉狗狗们变得更聪明了?!
包子和馒头是狼青,豆浆、油条是德牧,都是智商很高、服从性很好的狗,馒头是四只狗狗的老大,但以前也没这么高的智商,现在感觉更通人性了。不过,看狗狗们的肚子瘪瘪的,这是饿了几顿了?也不知道他昏迷多久了!
还来不及更细致的观察,“咚咚”的脚步声传来,是那种走在木楼板上的脚步声,薛朗按下心里的疑惑,把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——
一个穿着麻布衣的少年走进来,约莫十五六岁,个头儿不算高,清秀瘦弱,头上结着发髻,一副古装打扮,手里端着一个木质托盘,托盘上有个陶碗:“郎君醒了?时辰正好,郎君该喝药了。”
口音是河南一带的,但又跟河南口音略有不同。薛朗心中有些不安,打消让少年帮他拿包找手机的打算,试探着问“谢谢,请问这是哪里?是你救了我吗?能帮我打个电话吗?”
少年似乎一下子没听明白薛朗的话,先是有点疑惑,薛朗又耐着性子再慢慢说了一遍,少年才露出恍然之色:“这里是苇泽关,是将军们巡视的时候救的郎君。不过,电话是何物?从未听过。”
电话都不知道……还有将军……苇泽关……苇泽关……不就是娘子关来着?!
薛朗带着敬畏的目光看看少年,又打量房间的情况,难怪连个电灯都没有!以他摔跤的公路的位置,不可能有这么贫穷的村庄,所以……这是穿了?!
“……”
万马奔腾都不足以形容薛朗的心情。如果不是浑身无力,他真会跳起来吼叫两声表达一下被坑爹的心情——
不就是热爱个骑行吗?不就是被晃眼睛摔了一跤吗?摔得起不了身就够醉的了,怎么还特么的穿古代来了!这不科学!
薛朗的心情乱糟糟的。作为一名资深业余历史爱好者,他是知道的,所谓的苇泽关,是在明代以前的称呼,明代以后就改了个名字,就是大名鼎鼎的娘子关。苇泽关……只不知是明代以前的什么朝代!
“郎君,郎君!”
少年的呼唤声把薛朗叫回神,看薛朗满脸茫然,端起陶碗,拿起托盘上的木勺,轻声劝慰:“师父说,郎君疲累过度,伤了元气,需好好休养,来,郎君,先喝药,一切且等身体康复再说。”
说着就盛了一勺子药汁就要喂薛朗——
一勺子黑黑的药汁就在眼前,想起嘴里弥漫的苦味儿,薛朗什么心思想法都没有了!打小薛朗就是宁愿打针也不愿意吃药的孩子,更何况还是中药!
薛朗觉得喝中药的时候,还一勺子一勺子喝的,绝逼是有仇啊!每次看电视出来这种画面,他都会怀疑喂药的其实是想谋杀喝药的,苦死,多么凄惨的死法。
薛朗也忙不得再想什么,他满脸严肃,力求一腔正气:“请等一等,小兄弟!”
少年看看药碗,再看看薛朗的脸,大概是薛朗畏惧的表情太明显,不禁笑起来:“郎君,良药苦口利于病,不喝药郎君的身体岂能康复?”
薛朗默默念了三遍卧槽,力挽狂澜:“只是疲累过度,多躺躺就好了吧?”
小少年不知是不是经验丰富,见多了怕喝药的人,立场很是坚定,不为所动:“郎君伤了元气,此事非同小可,关系郎君今后身体康健,药是必须要喝的,否则,郎君躺十天也不见得能好转呢。”
躺十天跟喝药对比……啊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个世界的恶意好大!薛朗真是十分纠结,垂死挣扎:“一定要喝?多吃多睡也不行?”
“不行呢,郎君。”
少年看来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。薛朗左右衡量,幽怨的看少年一眼,换来少年鼓励的微笑,更加心塞,闭闭眼,破罐子破摔,近乎自暴自弃的低声道:“一口一口喝药的方式,根本不适合我这种真男人!真男人喝药应该一饮而尽才对!可叹我有心无力,只能麻烦小兄弟扶我起来,帮我一把!咱们都是男人,就用男人的方式吧!”
内容很悲壮,可惜语气怎么听都感觉透着心虚。小少年被他逗得满脸笑:“郎君说话真真逗趣。不过,郎君这么大人还害怕喝药,嘻嘻!”
薛朗脸上一热,感觉这个嘻嘻就跟呵呵一样充满恶意,看来形象需要挽救一下,据理力争:“我天生就吃不来苦的,这是天性!为了喝药,我克服了自己的天性,难道不觉得励志吗?”
这明显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少年忍俊不禁:“那就请郎君努力地把药喝完吧。”
说着,把薛朗扶起来,把陶碗凑到他的嘴边。薛朗苦着个脸,闭上眼,张开口,只想让少年用倒的方式把药汁喂他喝下去。少年脸上带着笑,没如他愿,缓缓的喂他,细心地注意着他喝药的速度,以免呛到他。
黑黑的药汁果然没有辜负薛朗的“期望”,直接把他苦得忍不住伸着舌头呼呼喘气。排排坐的狗狗们,豆浆好好地看着他,目光温和;油条歪着头,好奇的看着薛朗;包子你跟着伸舌头干嘛!这是嘲笑主人吗?馒头……馒头根本没关注苦逼的主人,默默的趴着,闭着眼睛,不知道睡着没。
薛朗好心塞!
啊!宠物们果然变聪明了!虽则欢喜,但还有种蛋蛋的忧伤是肿么回事!不过,感谢黑黑的药汁和狗狗们,薛朗的注意力被拉偏了一会儿,心情倒是好了不少——
薛朗历来是“有问题解决问题,开山辟路,勇往直前”的性格,活到二十五岁,遇到的难题、痛苦比常人都多,创下的事业也比常人大,凭的就是他的坚毅执着,他从来都不是怨天尤人的人。
刚开始是有些接受不了,可既然都穿了,在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之前,还是要努力的生存才是,他的人生才刚刚开了个头,还没活够呢。
何况,他也不是真的孤身一人,还有包子它们陪着他呢。薛朗看看四只爱宠,心里分外的亲切和安稳,以后,就只有它们陪着他了,为了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,他要振作。
薛朗想通了,人也活泛起来,跟少年主动搭话:“这药真是表里一致的苦,谢谢小兄弟,能给我杯水吗?”
少年满脸笑:“郎君稍待。”
不一会儿拎进来一个水壶外加洗干净的陶杯,给薛朗倒了小半杯水:“郎君刚喝完药,水不能喝太多,润润嗓子就成。不知郎君是哪里人士?口音听着挺怪异!”
这个要怎么说呢……
薛朗清楚的记得,之前他带着他的狗,骑车沿着公路骑行,那天天气很怪,早晨还晴空万里,不见一丝云彩,中午就突然乌云密布,开始下雨。
因为走的是高速修建后几乎弃用的老公路,车流几乎没有,好像是被天边突兀出现的一片刺眼的白光晃花了眼睛,摔了一跤,醒来就是现在的情况。
现在的情况,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穿越,至于穿越到哪个朝代,哪个地方,薛朗不是专业研究人员,无法凭借穿着打扮之类的东西就能看出来。并且,最紧要的是得给自己弄个来历!
编……编……编!
“我叫薛朗,祖籍据说是建康,从很远很远的、一个叫佛郎机地方过来的。麻烦小兄弟照顾半天,还不知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呢?还有,现在不知是什么年代?国号叫什么?当今皇帝又是何人?”
薛朗问了一长串,少年好奇的看着薛朗:“佛郎机?那是什么地方?从未听过,难怪郎君口音如此怪异。我叫甘草,乃是苇泽关医令刘正春的弟子,如今的圣人乃是李氏,国号唐,年号武德,今年乃是武德五年。”
国号唐,年号武德——
那不就是唐高祖时期!
未来威震四方的大唐,其创建人唐高祖李渊的年号就是武德。那苇泽关这里的守将,按照年代计算,就是那位名垂千古的李三娘子——平阳昭公主。哦,现在人还没挂呢,昭字还不能用,应该称呼这位公主为平阳公主。
作为一位铁杆儿的唐粉,业余历史爱好者薛朗关注最多的就是唐朝,去西安旅游都去了三次。
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!
薛朗有些开心,又有些茫然。开心的是穿到了初唐,他好歹了解过,总不至于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懂。茫然则是一个现代人,在古代要怎么生存?这是个问题,需要好好考虑。
感觉手掌有个湿热的东西碰了碰,是豆浆在舔他的手,这是在安慰他吧?豆浆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。
四只狗狗中,就它性格最文静温柔,不像包子那么活泼,也不像馒头那么高冷,性格脾气跟拉布拉多似的,十分温和,小孩子和它玩,弄疼它也不会下嘴。唯一一次发怒,是为了保护薛朗这个主人,只有那一次才像只德牧的样子。
刚才他只是情绪有些低落,豆浆就察觉到了,一如既往的舔手安慰他。果然变聪明了,也更加的敏锐,更通人性了。所以,他怎么可以不振作呢!
“乖!”
薛朗心中温馨,柔声安抚它。
甘草好奇的看着:“郎君的这四只狗狗,十分之聪明,极有灵气。如果不是它们,这样的天气,郎君只怕要冻坏呢。”
“是吗?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样?我迷迷糊糊地,不是很清楚,甘草小兄弟可以讲给我听吗?”
薛朗顺势问问自己被搭救时的情形。甘草就跟所有热情、猎奇心理重的少年一样,对薛朗被搭救时的情形津津乐道——
四只狗狗,两只留着保护主人,两只去求援。这么聪明、有灵性的狗,谁人不喜欢?谁人不想夸上几句呢?哪个又不羡慕呢!特别是像甘草这样的小孩子,更感兴趣。
薛朗得救的情形被他说得彷如情景再现,听得薛朗又是惊讶又是感动。当初薛朗养狗,一是为了看家护院,二是打发寂寞,养得精心,当成小伙伴儿一般,现在更是救了他的命,以后他会把包子它们当成相依为命的亲人。
心里默默下决定,特意向甘草打听:“甘草小兄弟,不知搭救我的将军是谁?能不能让我当面道声谢?”
甘草笑着宽慰他:“郎君莫急,将军十分喜欢郎君的狗狗,在郎君昏迷的这两天里,一直有过问郎君的情况,说待郎君身体养好之后,要召见郎君呢。”
说到将军,甘草语气十分恭敬,显然十分的敬爱那位将军。只不知甘草口中的将军是不是就是那位平阳公主!
薛朗也有几分好奇,不知这位名垂千古的公主殿下是怎样一个人。从男人的角度来说,薛朗暗戳戳的希望这位公主是位颜值与实力并重的美公主。
也不知是穿越的缘故还是摔的,除了浑身绵软无力,薛朗尤其感觉累,只说这么几句话的功夫,就有疲惫的感觉袭来。不过还有个问题还没解决——
“甘草小兄弟,你说我昏迷两天了?”
“正是。师父说郎君元气大伤,如不是将军赐下上好的老参,郎君能不能苏醒还两说呢。”
甘草对他的将军充满赞叹。薛朗有些不好意思,不止把他捡回来,给他请医生,还给他人参治病,欠恩情欠大了:“这样大的恩情,真不知要怎么报答那位将军才好。”
甘草帮他掖掖被角,宽慰:“郎君身体尚未恢复,且好生将养,一切且等郎君养好身体再说。”
薛朗应了一声,暂时按下心思,赶紧道:“我知道了,这几天,就劳烦甘草小兄弟你照料了。”
“无妨,医者本分,这是我该做的。郎君好好歇息吧。”
“嗯。对了!包子,馒头,豆浆,油条!过来!”
甘草疑惑的看薛朗一眼,见四条狗儿热情的跑过来围着薛朗,表情瞬间崩裂:“郎……郎君,这四只狗的名字是……”
但凡养宠物的,被人问起自己的爱宠,都会十分欢快而又骄傲的给人做介绍,薛朗也不例外,满脸笑收都收不住:“
“这是包子,这是馒头,包子和馒头是狼青,喏,脸圆一些,清秀些的是包子;眉头老皱着,一副苦大仇深脸的是馒头。这是豆浆、油条,它俩是德牧,豆浆的背毛和肚毛颜色浅一些,眼睛更圆,眼睫毛更长,是只漂亮的母狗;油条的背毛和肚毛颜色深,脸长的又英气又英俊,是狗狗中的大帅哥。来,孩子们,跟甘草打个招呼,谢谢他照顾我们!”
“汪汪!”
狗儿们很给面子。甘草先是一脸懵逼,然后嘴角有些抽抽,古怪的看薛朗一眼,又看看狗狗们,眼神似乎带着怜悯,语气带着不敢置信:“这是包子?这是馒头?”
“错了!反了!这是包子,这是馒头。”
甘草不好意思的笑笑,抓抓头:“郎君是怎么看出它们的区别的?在我看来都一样。”
“我从小养到大的,当然能区别开来。等时间长了你就能分清楚了。是吧?包子!”
包子热情的汪了一声,尾巴摇得好欢快,就算变聪明了,依旧是那么活泼。甘草嘴角再次抽了一下,小声咕哝:“这么神骏的狗狗,郎君为何要叫它们包子馒头呢?多可惜。”
薛朗理直气壮的反问:“你不觉得这名字很可爱、很有个性吗?多衬我家包子。”
甘草看看薛朗,又看看狗狗们,哑口无言。如果甘草接触过现代网络,他一定会明白这就叫世界观崩塌——明明薛郎君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俊郎君,四只狗狗也是神骏聪慧至极,为何会给它们取如此……嗯,诡异的名字呢?显然,甘草并不明白,逗比的世界常人是无法搞懂的。不过——
“郎君,油条是何物?”
“也是吃的!”
甘草嘴角再次抽了抽,似乎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,赶紧问别的:“咳,郎君,包……包子它们喂食何种食物?这两天,谁给它们喂食,它们都不吃,只一心一意的守着郎君,如此忠心,真真令人感动呢。”
说到狗狗的名字,甘草还没缓过来,还有些结巴。
这心理素质差的,果然年轻啊。薛朗鼓励的看甘草一眼,看得甘草莫名其妙。薛朗自顾自的感叹:“是啊,如果不是有包子它们,我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。还有,包子它们不接受别人的喂食,这样吧,馒头,你们自己出去找食吧。”
薛朗眼睛盯着馒头,狗狗们是变聪明,但聪明到何种程度,薛朗不清楚,不过,可以先从这里试试。
馒头的头歪了歪,似乎在思考,冲着其他的狗狗叫了一声,自己回头,咬咬身上的包,然后望着薛朗——
这是让帮它把狗背包拿下来的意思?
变得这么聪明真是万万没想到!如果能动,薛朗真是恨不得把狗狗们抱在怀里使劲揉一番才罢休,奈何动不了,只能让甘草帮忙,帮狗狗们解开狗背包。四只狗狗都很配合,甘草帮忙的时候就好好的站着不动。
薛朗心中又惊又喜,试着继续吩咐:“如果能抓到野鸡、野兔什么的,多带两只回来。”
“汪汪!”
馒头叫了两声,四只狗狗鱼贯而出。薛朗眨眼,这是听懂了吧?
关注云阅书院微信公众号: yysycn 发送书号或书名获取本书《定居唐朝》微信云阅书城书号:1014

因微信字数限制,只能更新到这,后面更好看!精彩后续戳下面“阅读原文”继续看高潮版